DLS表征纳米材料尺寸分布的应用实例!
纳米人 纳米人 2016-12-02

DLS是检测纳米材料水力直径以及整体尺寸分布的重要手段之一,尤其适合于:

1)系统检测大批量样品的尺寸变化趋势;

2)不同应用体系中的尺寸变化;

3)保存稳定性分析。

下面,我们选取了几篇文献,介绍一下文章中是如何使用DLS来解决问题的!

 

 

2016年,Warren C. W. Chan课题组发表的Science文章(DNA-controlled dynamic colloidal nanoparticle systems for mediating cellular interaction)中,为了研究DNA修饰的Au纳米颗粒的尺寸变化,Ohta等人用TEM和UV-Vis来表征纳米颗粒的单分散性,用DLS来表征水力直径及其组装体尺寸的变化。

 

 

 

 

研究表明,由于DNA分子较大,修饰DNA之后Au纳米颗粒水力直径变大很多,对于生物体内应用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;另外,水力直径和TEM检测结果吻合,证明了胶体的稳定性。

 

 

2015年,Jeffrey D. Rimer课题组发表的ACS Nano文章(Epitaxial Growth of ZSM-5@Silicalite-1: A Core–Shell Zeolite Designed with Passivated Surface Acidity)中,为了研究Silicalite-1壳层生长的厚度随时间的变化,Ghorbanpour等人用DLS表征ZSM-5@Silicalite-1纳米颗粒的尺寸的变化。

 

 

 

研究表明,纳米颗粒整体尺寸不断变长,通过计算,壳层厚度随着反应时间呈线性增加,生长速度为3.8 nm/h,对于指导核壳结构纳米材料的生长和厚度控制具有重要意义!

 

 

 

2015年,郑南峰课题组发表的JMCB文章(Two-dimensional Antibaterial Pd@Ag Nanosheets with a Synergetic Effect of Plasmonic Heating and Ag+ Release)中,为了研究Pd@Ag纳米材料在不同体系中的分散性、保存稳定性,Mo等人用DLS表征了Pd@Ag纳米材料的水力直径。

 

 

研究表明,Pd@Ag纳米片在水、PBS、细胞环境中检测得到的水力直径分别为96、101、106 nm,说明不同环境中,纳米颗粒表现出来的尺寸是有差异的。另外,保存3天得到的样品数据表明,纳米材料没有发生团聚,稳定性很好。

 

 

 

2014年,Paula T. Hammond课题组发表的Science Signaling文章(A Nanoparticle-Based Combination Chemotherapy Delivery System for

Enhanced Tumor Killing by Dynamic Rewiring of Signaling Pathways)中,为了研究脂质体纳米胶囊的尺寸及其在生物体内的行为,Morton等人用DLS表征了脂质体的水力直径。

 

 

研究表明,不同药物负载的脂质体在10 mM NaCl 体系中,DLS检测得到的PDI值均小于0.2,表明脂质体纳米胶囊的尺寸非常均匀。

 

 

2016年,Loris Rizzello和Giuseppe Battaglia课题组发表的Scientific Reports文章(Purification of Nanoparticles by Size and Shape)中,为了批量研究不同尺度纳米颗粒的分离效果,Robertson等人用DLS表征了纳米颗粒多聚体的尺寸分布。

 

 

对于这种批量化的尺寸分布检测,TEM和SEM显然会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,而且得不到整体分布情况,通过DLS,可以批量化检测许多样品,对于这种尺寸分布整体情况和尺寸变化趋势研究,非常适用!加上SEM和TEM的综合表征,让纳米材料的尺寸分析尽善尽美!

 


本文主要参考以上所列文献,图片仅用于对相关科学作品的介绍、评论以及课堂教学或科学研究,不得作为商业用途。如有任何版权问题,请随时与我们联系!

加载更多
12360

版权声明:

1)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立场,请批判性阅读! 2) 本文内容若存在版权问题,请联系我们及时处理。 3) 除特别说明,本文版权归纳米人工作室所有,翻版必究!
纳米人
你好测试
copryright 2016 纳米人 闽ICP备16031428号-1

关注公众号